大汗的确有美食甜点经天纬地之才

乌鸦河大捷之后,草原的冬天如约而至,超过一米厚的积雪和接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终止了一切战争。 为了避免天启卫士气下降,徐锐下令大军南返,放弃汗庭,带上从汗庭缴获的大量......

  乌鸦河大捷之后,草原的冬天如约而至,超过一米厚的积雪和接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温终止了一切战争。

  为了避免天启卫士气下降,徐锐下令大军南返,放弃汗庭,带上从汗庭缴获的大量物资和人口直接退回天骐关进行修整。

  天骐关内,安歌早就组织了大批商人携带大量金钱和物资赶来,第一时间从将士们手中收购走刚刚论功行赏分下来的牛羊,然后再向他们提供充足的酒肉、金银,甚至是女子。

  如此一来,不但商人们大赚了一笔,盼着来年还能继续跟着星河集团发财,而将士们也把这次草原大战的所有斩获换成了想要的金银,除了留足享乐的部分,还有大把的富余可以借由星河集团的渠道直接寄回家里去。

  商人与将士们实现双赢,渐渐建立起一种稳固的产销关系,双方都好像过了年,其乐融融,天骐关内每天喝酒吃肉,歌舞升平,人声鼎沸,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

  虽然已经离家将近两个年头,虽然寒冬腊月还身处边塞,但士卒们的士气非但没有半点松懈,反而越发旺盛。

  所有人都盼着等开春之后冠军侯还能带着大家多打几仗,多些军功和缴获,等回家的时候在四里八乡更加风光。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相比徐锐这边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乌力吉那边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喜庆了。

  失去了汗庭的大量物资和人口,以及包括克尔木草原在内的大片草场之后,乌力吉只能率领仅有的残兵败将一路往北逃窜。

  接连经历两次重大失利,强大的扎那部几乎已经没有了青壮男子,两万多残兵败将,以及汗庭之外仅剩的七八万女人和孩子成了部落唯一的希望。

  由于扎那部的绝大部分财产都在汗庭之战时被徐锐缴获,没了草场和牛羊之后,部落里的物资极为紧缺,女人和孩子又成了负累。

  为了避开徐锐和苏赫巴鲁等等威胁,也为各能找到一个理想的过冬之地,整个部落被迫在茫茫雪原之中忍饥挨饿,顶风冒雪地继续向北迁徙。

  每天都有冻死或饿死的人,有时候一觉醒来接连几个帐篷里的人都全部死绝,但部落不能停下,在食物耗尽之前如果还没能找到过冬的地方,整个部落都有可能被暴风雪淹没。

  眼下乌力吉手里还有最后一片足以栖身的草场,可是那是个遥远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能够能撑到那里,何况即使到了那里,恐怕也不够养活这么多人。

  自打乌力吉崛起以后,扎那部短短几年便从一个小部落一跃成为草原上最强大的部落,人们已经太久没经历过这样的绝望。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即便是最纯朴的草原人,当他们已经习惯了温暖的帐篷和成群的牛羊之后,再面对严寒和饥饿就会变得尤为艰难。

  更要命的是,迁徙的部落还遇上了暴风雪,狂风卷起的雪花像是一层纱帘,阻挡了牧民们的视线。

  部落中有一支人马同大队走散,从此消失在茫茫的雪原之上生死不知,而这支队伍正好是负责押送食物的人马。

  整整三分之一的食物同他们一起消失,本就食物匮乏的扎那部更是雪上加霜,举步维艰。

  出事的当天晚上,美食甜点乌力吉在成堆的坏消息折磨下终于抑制不住愤怒的内心,在王帐之里大发雷霆,将这段之日以来积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愤怒和不甘全都发泄了出来。

  曾经猛将云集的场面已经一去不复返,只有胡合鲁与邹先生默默看着他将汗帐里仅有的一张木桌剁得粉碎,然后扒开马奶酒的塞子大喝起来,一袋接着一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乌力吉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开,又或者胡合鲁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只是他不想去管,至少今晚不想去管。

  邹先生走进王帐时,胡合鲁正刚刚把一块冻得比石头还硬的马肉扔进了锅里,然后愣愣望着沸腾的水,这一刻他的悲伤、痛苦和绝望都写在了脸上。

  胡合鲁回过神来,扭头一看竟是邹先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邹先生也还没吃吧?不嫌弃的话就一起享用如何?”

  邹先生也不客气,走到锅边坐下,深深地闻了一口,叹道:“好香的牛肉啊。”

  胡合鲁闻言脸色僵了一瞬,沉重地摇头道:“不是牛肉,是马肉,牛肉早就没了。”

  胡合鲁神色暗淡,叹道:“草原人不到迫不得已时是绝不会杀马吃肉的,可是眼下就算是马肉也不多,明天大概就得啃肉干了。”

  邹先生愣了愣,也叹了口气:“就算是肉干恐怕也啃不了几天吧?咱们最多还有十余日的干粮,若再不能抵达托勒密的草场,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饿死。”

  胡合鲁苦笑摇头:“就算到了托勒密的草场又能如何呢?那里只是一个很小的草场,本身贫瘠,存粮也不多,一直留着那里也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想到万一来得如此之快。”

  邹先生捡了一根木棍,轻轻捅着火塘,好似漫不经心道:“阳山王有没有想过部落的未来?”

  胡合鲁摇了摇头:“长的不是时间,而是过程,眼下大汗溃败,像苏赫巴鲁那样的狼群定然会围而攻之,如何会给咱们十年?”

  胡合鲁一愣,摇了摇头:“当然能逃过一劫,北方虽然更加恶劣,但容下咱们休养生息还是不成问题。

  可是大汗不会答应的,我了解他,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从不放弃,总是想要尽快打开局面,所以他不会再往北,也不会等十年。”

  胡合鲁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是啊,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大汗的追求造就了强大的扎那部,可对于眼下的扎那部来说,却承受不住大汗的野心。”

  “大汗若是再不接受现实,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便是把整个扎那部往绝路上推,这是老夫昨晚的有感而发。”

  胡合鲁望着邹先生道:“昨晚听邹先生这样说,我还向您发了脾气,可是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大汗还沉浸在往日的辉煌之中,可是如今的扎那部最需要的却是生存。

  开春之后部族决不能继续与汉人,或者苏赫巴鲁这样的强敌征战了,我们必须先活下去,活到扎那部再度强盛起来,否则一切都没有希望可言。”

  胡合鲁摇了摇头,痛苦地说道:“当然想改变,只可惜光凭我是改变不了的,大汗不会允许,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部落里的人一个个死去,却毫无办法。

  军师可能不知道,这个部落就是我的一切,是我和大汗一起将他从一个下九流的小部落带成了如今的草原第一部落。

  看着部落日渐衰败,甚至走向灭亡,我却没有半点办法,我的心就好像被人用小刀狠狠地绞着!

  邹先生沉声道:“不可否认,大汗的确有经天纬地之才,曾经的扎那部正需要那样的大汗,可如今的部落需要的却是一个甘愿放下高贵头颅的大汗!”

  阳山王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右手下意识握住了刀柄,却听邹先生继续开口。

  “阳山王,您究竟是终于大汗,还是终于部落?或者说,大汗和部落二选一,您会选哪一个?”

上一篇:美食甜点柳宠花迷迷人眼目目下十行行不从径径一周三三三两两两世为人人一己百百万雄兵兵不厌权权倾中外外刚内柔柔声下气气义相投 下一篇:美食甜点也是数量超过任何一次行动的景象

水果沙拉

鹅肉炖汤 可治疗阴虚发热
冬至吃饺子 韭菜虾仁饺子馅的做法
绕到一名正水果沙拉在睡觉的旅客座位后面
中国饮食:冬瓜火腿煲老鸭的做法
冬至吃汤圆 手工汤圆的做法
中国甜品-番薯糖水